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关于早起与住在一起(上)

脑子全是洞的产物,日常向小甜饼。

法天地三角,就那种大家都彼此喜欢的3p。

ooc注意,all地向,包涵奉天逍遥要素。

不知道在写什么,可能有后续系列。

首发微博,然后发现没人理我…嗯。悲伤。


    早起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难题,特别是对昼夜颠倒,生物钟混乱的人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

     因此当天迹洗漱完毕,坐在餐桌边准备大快朵颐吃奉天做的“爱心”早餐的时候,地冥还在睡觉。

     君奉天从厨房里端着地冥的份出来的时候,发现地冥的位置空空如也,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第二个起床的天迹,得到了对方的一个耸肩。

     这通常意味着——天迹根本没有叫地冥起床。君奉天忍不住叹了口气。

   “唉,奉天,你就多让小十七睡一会儿嘛,反正是周末,也没有什么事情。”天迹一边叉着煎蛋,一边打算为地冥说情,“小十七又不像逍遥哥哥,有好吃的就能骗起来。”

    “不行。”但君奉天就是君奉天,说不上固执,但在认定的事情上绝对不会轻易退步,“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哪怕他要补觉,也得先吃了早饭再睡。”

      天迹劝说未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奉天拐了个弯上楼去了。

      又要来了,又要来了。天迹吃着早饭,还不忘摇头晃脑的看着楼上,一边自言自语:“我赌这次是5秒,五秒之后绝对会飞一个枕头下来。5,4,3,…”

      还没等天迹倒数完5秒,就看见一个枕头飞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一声愤怒的咆哮:“君!奉!天!!!”

       啊。糟糕。天迹扑出去接住那个枕头,一边摸摸鼻子,3秒,那今天早上的好像是鬼谛。

      自从地冥被强制搬进君奉天家里之后,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演变成这样,昼夜颠倒的地冥和三好学生般雷打不动作息时间的君奉天在清早打响一场起床的战役,而天迹虽然有心在这方面偏袒地冥,但是说服不了奉天,也不想被奉天断绝美食,就只好做壁上观,每天一边吃早饭,一边数秒数顺便捡枕头,然后看着一肚子火的地冥被老老实实押下来吃饭。

       要说起地冥被强制搬进君奉天家里,当时天迹还住在奉天的对门,对玄尊的死一知半解,刚刚想起十七号。

        那天晚上天迹正在学名思考人生,写作奉天不在家要去哪里蹭饭好——月底伤不起啊啊啊啊啊——然后就听见了门外传来单方面吵架和钥匙稀里哗啦的声音,而且那个声音明显不是奉天的。

        天迹好奇的打开门,照面就看见他想蹭饭的对象肩上扛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人,正在试图开门。

        他肩上的人一头紫色长发,不算高的身形,脸因为体位的原因朝下,看不太清楚,看上去像个小姑娘,这小姑娘一边挣扎一边瓮声瓮气又凶恶的说:“放我下来!!”。

        天迹一瞬间脑子当机了一秒,颤抖着声音开口:“奉天大法官…强抢民女是犯法的…”

       “……”君奉天无言的扭头看着他,肩上那个“小姑娘”猛然抬头,瞪他:“你说谁是女的?!”

       要是眼神能杀人,天迹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万片拼图,但是天迹也认出来了,这个被奉天扛在肩上的“小姑娘”是突然销声匿迹了好一段时间的十七号。

       ——即使对方化的新妆,化的完全两张脸。

      他立刻鸡贼的拿过了奉天的钥匙开门,方便君奉天压制住还在挣扎的地冥。

      开门之后立刻熟门熟路的上楼翻出了床单,下来无视地冥的挣扎,和君奉天一起把地冥牢牢的用床单裹在了凳子上。

      “你们…”地冥明显气得不轻,但是他良好的教养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哼哼~”天迹双手叉腰,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小十七~”

       地冥冷哼一声,抬起没被裹住的脚就踹了过去。

tbc.

         

评论(12)
热度(45)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