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原创】若流(完全架空/监狱梗/瓶邪/OOC)


*最早上线的是藏海花邪
*注意吴邪对大花的称呼,一版和二三版称呼不同。
*我用手机打字真的是好痛苦啊嘤嘤嘤……
*下一章闷油瓶黑瞎子沙海邪上线(其实邪帝已经短暂的上了一下线了有人发现了吗?)(ฅ>ω<*ฅ)
*我这么勤快有没有被我感动到?(*ˉ︶ˉ*)

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
『过去已成定局』

        天色更加暗了下来。
        天地间都灰蒙蒙的。
        小岛在视野里渐渐扩大,如同走近看一张剪影,只有被日夜不息的海浪冲刷的海岸边的岩石泛起灰白,以各种怪异破碎的形态在暗色里显出冰冷的灰亮。岛上密密的树林叠在一起,沉闷的暗色如同扭曲堆叠的影子。
            原本平静的海面被微起的海风带动,渐涌的波浪让靠近岸边的白色小船也晃动起来。
              白船靠岸有一小会儿了,解雨臣正站在船头打着暗号,而吴邪则站在他身后,拎着行李箱无所事事,四处看风景。
             他不喜欢这里。无论是在海岸线上绵延的高高的电网,还是在电网后面来回巡游的看不见脸的警卫,抑或者是唯一的码头上密布的闪着红光的监控器。那些监控器更让他讨厌,红光闪动犹如一双双恶心贪婪的眼睛,冰冷残酷,更带着小人般的多疑。
               天空中密布的阴云颜色更加深沉的带着压力地迫近,越往远处越低,最后死死的压在了海平线上。海鸟那如同黑点一般的身姿已经被阴云吞噬,只有若有若无的鸣声仿佛萦绕在人耳边的幻听。
               空气更加闷热,仿佛被挤压的有限空间般让人窒息。
             “小邪?在看什么?走了。”解雨臣对完暗号扭头就看见自家发小盯着远处的海平线出神。他此刻的神色在晦暗的天色下模糊不清,连五官也几乎模糊,像是一张被水打湿的老照片。他的脸色透出一种死白,犹如一张未成的面具。解雨臣的心底沉了沉,伸手拍了下他的肩。“不要发呆,快走。”
               “啊,小花。”吴邪立刻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跟上解雨臣,摇晃的甲板让他有些手忙脚乱,但依旧是顺利地上了岸,行李箱的滚轮落在凹凸不平的碎石上发出不小的噪音。
               经过重重的防卫之后,一块停着黑色汽车的空地出现在眼前,解雨臣走上前拉开车门,并转头示意吴邪也快点跟上:“快点,要下雨了。”
               “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吴邪把行李箱扔进后备箱里,坐上副驾,伸手关好车门,转头笑骂,“你是两手空空的资产阶级,我可是受累的无产阶级。”
              在这种昏暗的天色下,这么近的距离让他看清吴邪的脸,对方的瞳孔非常清亮,微弯的样子仿佛含着笑。解雨臣的心情好了几分,发动车子:“是是是,资产阶级来给你这无产阶级老板开车了。”
              水泥的公路如一条暮色中的白蛇般在林间蜿蜒而去,黯淡的鳞片灰蒙蒙地在密集的树林间时隐时现,杂乱密集的树林犹如黑色剪影般的古怪人影,漆黑而沉默的立在道路两旁,贪婪逼人的视线隐藏在昏暗的天色里,时而伸到公路上的乌黑树枝是他们嶙峋的枯爪。
               解雨臣啧了一声,抬手打开了车灯,雪白的光线猛然划破昏暗,吴邪忍不住眯起眼睛:“我说小花,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解雨臣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手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方向盘:“怎么?我觉得我很好。”
              “……这样啊。”过了半晌解雨臣才听见对方的回答,不咸不淡的语气让他分不清。
              “我有什么不对吗?”解雨臣抿抿干涩的嘴角,漫不经心般地问。
               “哈哈哈,没有,只是一种感觉。”吴邪撑着下巴,“你好像很焦躁的样子。”
                “傻。”解语臣暗暗地松口气,抬起右手用力揉了揉吴邪的头发。
                “我靠!小花!小爷的发型!发型!啊啊啊啊——”
                 听着吴邪的哀嚎,解语臣忍不住弯了眼角,心中的苦涩却是加深了几分。
                 真好……
                 真好……
                 你要是能一直这样……
                “对了,小花,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吴邪无意间的问询硬生生地拖回了解语臣的思绪。“一直都不说,该不会真要带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哪里……?”解语臣几乎想一脚踩下刹车,但他没有,立刻就挂回了娇俏的笑脸,“吴邪哥哥,人家怎么会带你去私奔呢?我们可是连父母都见过了~”
                 “我靠放过我吧小花……”吴邪哀嚎一声,几乎要给这大爷跪下,给过去那个眼瞎的自己一个耳光。
                   蠢货!怎么连男女都分不出来!
                  “好了不逗你了。”解语臣笑笑,“这里是监狱,而你呢,以后就是我的属下了,作为一名狱警。”
                    “现在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住处。”解语臣指了指前方出现的建筑物,对下巴要掉下来的吴邪如是说。

tbc.

评论(2)
热度(5)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