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原创】若流(完全架空/监狱梗/瓶邪/ooc)

*瓶邪,微量花邪黑花,可能有双邪
*吴邪人格分裂设定,三个版本一个身体。
*没有坐过船,没有进过监狱(……),一切全凭幻想,所以bug不可避免不可避免不可避免。
*慢更慢更慢更

       世界是个巨大的问号,生活是个未知数,生命中的一切都充满虚无。

        铅灰色的密云一直延伸到目所能及的尽头,阴沉沉的向大海迫近,空气凝滞而闷热,海鸟在天空中奋力飞翔,鸣叫,在沉闷的云间仿佛凝成了一个个黑色小点,鸣声也被这凝滞的空气几乎吞噬殆尽,只余下嘶哑的尾音。
        海面也沉寂下来,平稳得犹如镜面,仿佛和阴沉的天空应和着,海水愈深便愈暗,形成一种难以穿透的黑,而浅处却依旧十分清澈,一只白色的船从海平面驶来,像是行驶在一个择人欲噬的巨大深渊之上。
           呜呜呜的汽鸣音在闷热的空气里回荡,即使没有风浪,白船也轻轻的晃动着,有细微的水花溅在因为常年累月在风浪中航行白漆有些脱落的船身上,有些溅得高的会落到甲板上,以至于打湿了站在船头的男青年黑色长裤的裤脚。
           青年并没有在意脚踝处晕开的深色,他的 左手紧紧的抓着栏杆到泛白 ,半靠在同样被刷了白色油漆的栏杆上,裁剪得当、显得低调奢华的驼色风衣因为青年不雅的站姿而褶皱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远远的海平线上,一座小岛渐渐的出现在视野里,不过由于距离的原因,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
          “我说,小邪,你晕船就好好躺着,而且你穿这么厚真的不热?”清越的嗓音从青年的身后传来,虽然主人刻意收敛过,但还是有种常年身处上位者的凌厉,“已经可以看见了?很快就会到了。”
            吴邪转过身,一个俊美的青年出现在他视野里。
             相当俊美的青年,男人的阳刚之气和从他母亲那里遗传来的几分阴柔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黑色的眼睛沉静凌厉,低调奢贵的淡粉色的衬衫袖被耐心的一圈圈卷到了手肘处。
            “还好,我倒不觉得有多热。”吴邪摆摆右手,“大花,既然都要到了,我也不想继续躺着,反正我在哪里都晕。”
           “你还是去躺着吧,很快就要下暴雨了,本来在这种见鬼的天气就很少有人出门,你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解雨臣看见吴邪随手摸了摸白色衬衫被扣到最上面的领子,转动头的时候露出一点点白色绷带来。他的神色暗了暗,若无其事地跳过了第一个话题,伸手直接逮住吴邪的胳膊,打算强行拖走。
              “靠!大花,你要逼良为娼吗!”吴邪有些痛苦地揉着太阳穴,晕船让他额头突突突地疼,也耗尽了他的力气,让他除了开口抱怨外别无他法。
               “是呀,吴邪哥哥~~”解雨臣捏着嗓子娇柔地应了一声,一边利落的打开吴邪住的房间的门。
               吴邪猛地抖了抖,在一阵恶寒里走进房间摊在了床单和被套都是米黄色的床上,天花板上有一个散发着昏黄光线的水晶大吊灯,一层叠一层,随着船身同步的晃动着,摇摆的水晶挂饰把光线折射得瑰丽万分。
              解雨臣走进来,顺手关上了门,在离床很近的暗红色的沙发上坐下,从沙发的左手边的木桌上拿起几颗颗药和一杯水递到吴邪的脸边,示意吴邪再吃一次。
             “大花,”吴邪接过水,正要吃,却发现药有一颗形状不对,但他也只是顿了顿,就吃了下去,“现在可以告诉我,那群老不死的要把我送哪里去了吧?”
              “耶路撒冷,那群老头子给那座监狱的名字。”解雨臣耸耸肩,“事实上我是那里的监狱长,而你很快就会成为我的部下了,狱警先生。”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挑了挑眉毛,显得十分幸灾乐祸:“本来耶路撒冷的狱警轮班一年一人休七天长假,可以回家,不过我看你是用不上了。”
              “……大花,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吴邪有气无力地开口,“说说那个监狱吧,我才不信他们会给我打电话一个天地洞府让我颐养天年。”
             “很有意思的一个监狱。”解雨臣打量着吴邪的神色,水晶吊灯的光在他俊美的脸上流动,让人想起水波的光影,“里面关着穷凶极恶的罪犯,确是一座真正的教堂,既有忏悔室,也有神父。”
                吴邪突然低笑了一声,他的声音迅速地冷了下来,右手抚摸着雪白的衬衫领,原本温和的眼里狂热和死寂交织,冷冽而神经质的光芒闪动,“圣城里的罪人是上帝的信徒,他们就是上帝,吞吃着羔羊——”
              “吴邪!”解雨臣一声低和,强硬的打断了吴邪。
               “……嗯?”吴邪顿了好半天才有反应,转头迷茫地看了解雨臣一会儿,有些歉疚地说,“抱歉,大花,我刚刚走神了。”
              “没事。”解雨臣笑笑,不再提刚刚的话题,打开自己的翻盖机,“你还是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吴邪也实在是累了,闭上眼睛,海浪的声音一波波的袭来,伴着哗哗哗的细碎声响沉进不可见底的黑暗里去。

【TBC.】
ps:对我又挖坑了√

评论(2)
热度(7)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