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原创】遠(路楚/ABO/架空/短)


*注意,这篇是【AA】!【AA】!一个半吊子的科幻向的双A文!踩到雷点的可以不用往下看了(๑•ั็ω•็ั๑)
*虽然是架空但是主线剧情不会有太大变化。
*没有肉没有肉没有肉但是有一点点点点肉汤,就像一杯水里一颗盐那么稀的肉汤(๑´ㅂ`๑)

         离任务结束还有23秒。
          虹镜定位区上高速闪动着红蓝的光点。
          还剩下三个敌人。
         路明非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试图用痛觉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但是并没有成效。
         他之前就受了伤。腿上一处,腰上一处。 Alpha的体质让他更加强悍,但是痛感也是同样的强烈,然而强烈的痛感并不能把他从又一轮的躁动中解放出来。
          如果可以,路明非想,他会考虑一下像壁虎一样断个尾——反正卡塞尔的医生都是神人——而不是在这里像只发情的公狗一样难以控制自己。
           Omega干扰素真是令人作呕,可是他的身体却对它有着愉悦的反应。
           灵魂无法控制身体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更糟糕的是耳朵上的通讯仪的那边连着楚子航。
            他不想让师兄对他失望。
            他怂了十几年。赵孟华向陈雯雯告白的时候自己举过牌子;诺诺知道自己喜欢她也毫不在意;诺诺要结婚了,自己连去打爆车轴的勇气都没有。他就像一根狗尾巴草,被无数的人踩来踩去,被死死的压在地面上。可是即使是这样的一根狗尾巴草,被人关心了,也会想要开出花啊,哪怕是燃烧生命,也想要开出花去回报他。哪怕这朵花小得不能再小,哪怕这朵花让狗尾巴草看起来像别了个发夹,哪怕……这根狗尾巴草根本开不出花。
                 来自 Alpha本能的冲动让人难耐。
                 如果师兄给他的 Alpha抑制剂没有吃完或许会好受一点,可是他现在只能凭着自己的毅力和它抗争。
                  其实路明非的情况很糟糕,药物的副作用让他非常难受,而本能的冲动更是让他躁动难耐,虹镜定位区上高速闪动的光点更是加重了他的烦躁,脑子里像是熬开了粘稠的蜂蜜一样让他的思考混乱不堪,他把头靠在冰冷的墙面上,试图用这种方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记得楚子航对他有多好。
                      他记得楚子航对他的微笑,记得楚子航越过欢呼的人潮落到他身上关切的眼神,记得楚子航说不介意被他带衰,说要陪他去打爆车轴,记得楚子航为他约陈雯雯出尽风头……
                       那个时候他就像一条落水狗,是楚子航把他拉出来,给他擦干毛,让他摇身一变成了狮子王,还是镀上了金边的那种。
                       所以他才不想让师兄失望。
                     他不想让落在他身上的温柔光辉失望。
                    离任务结束还有六秒。
                 
                

              『我看见世界尽头夜色的潮水。』

                   楚子航有些难耐。
                  他被紧紧的束缚在墙壁和路明非的身前,被死死的抱住,带有占有欲的吻让他难以接受,路明非的信息素充斥着整个船舱,铺天盖地地朝他逼迫而来。
                   Alpha的本能让他在这种情况下非常难捱,他想放出信息素压倒路明非,可是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行。
                 他本来可以直接打晕这个衰小孩,可是他没有。
                 他的心不像他的脸那么冰冷。
                  路明非的拥抱和吻,不带丝毫的情欲,那么大的力道,像是一个落进海里紧抱着浮木的孩子。
                  海洋那么宽广,他有的,就只有那根浮木。
                  他的信息素也一样地,充满了孤独。
                  那是一种浸透了孤独的海潮的味道。在这种情况下仿佛大海哀恸地拍击着海岩,有着孤独的绝望。
                  楚子航无法拒绝路明非。他欠路明非一条命。他知道绝不会是自己杀了海拉,但是路明非不说,他也不会去打探别人的难言之隐。
                   然而仅仅是如此吗?
                 楚子航并不确定。他知道自己对这个衰师弟投入了过多的关注,就像是这次的任务,他并没有觉得路明非拖他后腿,只是觉得在这种衰师弟什么都不会的情况下,哪怕是S级,也太过苛求。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他的目光落在路明非身上的次数都太多。他就仿佛一只在森林里小心翼翼避开危险的独角兽,孤独而安全,突然有一天,他遇见了另外一只独角兽。①
                  有些东西不是他人可以弥补,而是只有同样缺失的两个人才能温暖彼此。②
                  混乱不堪。一切都混乱不堪。
                 他沉默着,试探地把手搭在了路明非的肩上,迟缓的触感仿佛他们隔了天涯海角。③

               
                 
                   路明非醒过来的时候飞船已经调到了夜间的自动驾驶模式,他的衣服被换好,伤口已经被细致的包扎了,像个大爷一样躺在床上。
                    情潮早就褪了下去,只有药物的副作用还让他有些难受。
                   他还记得自己昏过去之前的那个荒唐的拥抱和亲吻。
                 没有香艳,无关情欲,即使是那么近的距离都仿佛相隔千里的冰冷彷徨。
                  师兄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打晕他,路明非知道那是独属于 他的温柔,无关怜悯。
                    路明非转头看向了左手边的观察窗,宇宙里的星辰浩如烟海,美丽迷人,如同阿里巴巴打开的四十大盗的宝库。
                  这不是他第一次出任务,可是不论看多少次他都觉得这样的景色美得惊人,纯粹的自然的美丽,让人难以忘怀。
                  星辰有很多,他最喜欢的却只有一颗,那是位于一个星云外围的星辰,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孤独而耀眼。
                 星辰的孤独在于他是发光体,不被他人近距离的逼视,也不近距离的逼视他人。
                 它是那么远,连现在落进他眼里的温柔光线,都来自亿万光年之远。  ④

『你照耀我的光辉来自亿万光年以外,路途漫长没有尽头。』

【END】

①来自郭敬明的小说,具体是哪一本因为时间太久忘记了(๑• . •๑)
②化用的《闪灵二人组》
③④都是描写的他们彼此之间觉得远,自己心灵上对对方的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๑•ั็ω•็ั๑)
PS:对√就是这样就这么坑爹的就没有了。我很喜欢写这种恋爱未成你暗恋我我暗恋你,我们俩见面脉脉两不语的感觉。虽然不知道写出来没有,希望能有一些评论啦★

评论(11)
热度(50)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