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瓶邪】末途㈢

【瓶邪】末途

Ⅲ.
           张起灵安静无声的立在阴影里。呼吸和心跳都被暂时切断,深色的衣物没有半点花色,他就如同一片阴影般,沉默,昏暗,冰冷。
           他调整了一下眼睛的焦距 ,以一种人类绝对无法看到的角度打量着停下来点烟的男人。
          对方的动作随意而简练,有着人类女性认为的那种不羁、略带堕落的『感觉』——张起灵想起曾经梁湾在酒吧里评价一个男人的评语,虽然他并不认为那个男人有什么不同,也感觉不出什么感觉,而看见这个男人点烟的时候,这句话从他混乱破碎的储存数据里翻涌而起。
             但张起灵依旧是无法赞同这句话的,他没有感觉也不懂得什么是感觉。
            没有证据就不能妄下定论。这是他一向的准则。
              和梁湾不同,他看见这个男人只能想起莱依丹港。
             那是一个远在极北之地的不冻港。他曾经在那里生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那里的天空空阔高远,透出微微而浅淡的苍蓝,冰蓝的海面翻动着洁白的冰雪,被寒流冷冻过的带着腥咸气味的海风里传来极远处的海鸟的鸣叫。岸边的民居小巧而温暖。
            那是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冰冷温暖。
           男人很快再次开始移动,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步伐,白色的细小烟雾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很快,男人进了一栋看上去已经废弃的大楼,他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很奇怪的执着。是不符合运算的才对。
        ——但是,有怪异的熟悉感与数据联想。
           大楼的一层很破败,落地的玻璃门几乎整个都被砸碎了,只有很少量的玻璃渣还卡在门的转轴处,被打得已经看不出原本是什么的家具散在一边 ,地面上落着一层几不可见的灰,张起灵很轻易的就又找到了男人的行踪。
         基皮第一定律①偶尔也会有点作用。
          他很快就找到了男人进去的那个房间,在三楼右数的第四个房间,房门紧闭着。而他在这瞬间却很茫然。
             这从不是他的作风,导致他弄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该做什么。
             要离开吗?要进去?还是其他的什么?
           而下一瞬间他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因为门猛的打开了。
           “噗”的一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喷了他满头满脸的彩带彩屑。
           “surprise!”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礼花桶,如是说。
【TBC】

             ①基皮第一定律:原著设定,‘基皮驱逐非基皮’。ps:基皮就是没用的东西,比如空火柴盒,过期的报纸之类的。

『ps:我说过我不会坑的,我只是没有了灵感……好吧我只是找到了手稿←_←』

评论(2)
热度(4)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