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原创】暴雨(架空/郑楚/校园)

*拖了整整两三个星期真是对不起(ಥ_ಥ)

*既是鸣夏的番外也是给无欢无见的生贺(。・ω・。)ノ♡

*讲的是以后他俩之间的暗流涌动

*ooc什么的不可避免

*文风可能和正文不太一样,这篇可能更接近后面正文文风,因为我更擅长正剧。希望一直是可爱的真是抱歉。

*最后祝无欢无见生日快乐么么哒(。・ω・。)ノ♡

它烙在你心上,别人看不见。

【暴雨】

   郑吒是从梦中惊醒的,惊若游蛇的闪电划过厚重的云层后的轰轰雷声将他的神智从梦境里萝莉一声比一声凌厉的质问中拖出来,四面逼迫而来的雨声里混杂着梦境残留的幻音,有形质般的起起落落。

   他在黑暗中睁着眼睛,闪电在云层间游曳而过,划破漆黑的夜色。

   疲倦。不是生理上的疲倦,而是精神上的透支。

    他并不明白萝莉为什么如此介意楚轩,更不明白萝莉的质问。

    他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无条件的对楚轩好有什么问题,如此的顺理成章,监督那个三无男好好吃饭收衣服买菜给他做饭……他做了成千上万遍,犹如受到地心引力的苹果。

     为什么非要二者选一个?

      他这么对楚轩又有什么不可以?

     郑吒微微眯起眼睛,明亮的电光一次次划亮黑沉寂静的房间,夜色落在每一寸光亮照不到的死角,默默不语。

      他知道楚轩和萝莉不一样,他也从没有把二者放在同等的天平上。

       萝莉那么纯真,他愿意保护她,呵护她,像是雨天里为花朵遮去雨打的绿叶,那是一种面对这个女孩的甜美的一种柔软,一种男人几乎生来的保护欲,更何况他是真心喜欢这个有着纯净双眼的女孩子。

       而楚轩于他的意义不同。

      楚轩并不漂亮,甚至和他一样是个男人,但他始终觉得对方像个初入世事的稚子,是一片纯色的白雪,他没有办法不去让着对方,关心对方。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办法准确的定义出楚轩在他心中的位置,能没有缘由地对楚轩好,不需要相貌,无关性别,更无所谓血缘。

      他又想起那个雪天,空气里的寒气逼人,楚轩那双漆黑纯净的眼睛都渡上了迫人的冷色,像仿佛被冰封的大地,从深远的地方传来冰壳龟裂的声音。

     萝莉可以让他倾覆内心的柔软,而楚轩却可以扯动他的一切情绪,他想起看见程啸和楚轩那么熟稔时燃烧的怒火,那又算什么呢?

      那个小叮当犹如他心中的一块灰色,摸不清,看不透,为之无比动容。

      他怠倦地翻身,手在枕头下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他几乎算是瞬间想起了这是什么。

     一支钢笔。一支楚轩送给他的钢笔。

   那是一支形状极其优美的钢笔,暗色的漆光滑地包裹着笔身,微弱的光从上面有形质般的流过,仿佛暗藏了夜晚不开口中那一抹深沉的诱惑与低调的奢贵。

    无数关于楚轩的记忆在这瞬间一拥而上,堵的他喘不过气,带给他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是沉溺在沼泽的压迫和窒息感。

     郑吒把钢笔贴在额头上,冰冷和温热形成难耐的反差。

     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疲倦的闭上了眼。

     暴雨带来的急促的雨声依旧毫无停顿的从四面八方传来,把他牢牢的拖进不可见的黑暗里。

    END.

评论(19)
热度(33)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