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瓶邪】蝴蝶系列之哑声

*黑暗向所以ooc注目,请不要拍死我

*HEBE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慢更到哭

*大概是沙海邪

*看不到全文最后不懂系列

*永远的求留言QAQ


你不是把我们的骨头堆成堡垒了吗?



周围都是沉沉的黑色。

吴邪看不见黑色的尽头,除了他身后的树,和腰部传来的水的流动感,他甚至无法从中再看出任何东西。

他转身看着这一棵巨大的樱花树,粗壮的根盘根错节地深深扎进水里,庞大的树冠上盛开的樱花殷红如血,小巧精致的花朵层层叠叠地挤压着彼此,虽然没有香气,却有种盛放到极致将衰未衰的末亡之美。

吴邪站在及腰的深黑不可见水里,庞大的树冠将他笼在树下,有樱花飘落下来,却很快的变黑,融到周围的黑色里再也无法分清了。

流水脉脉无声。

黑色与美景交织,无声的沉寂仿佛展开的默片。

突然,仿佛有风般地,樱花瓣纷纷扬扬地散落,落了他一头一身,他这才发现,樱花不是变黑,而是变成了一只只黑色的凤尾蝶,无声轻盈地振翅,以曼妙的弧度飞离。

吴邪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可他的目光依旧被蝴蝶吸引,不由自主的想上前,刚刚抬脚就感到从脚上传来的沉重感,金属碰撞的声响划破了整个静默。

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身后抱住他的人吸引了,他看不见对方,只能感觉到对方紧抱着他的过度却又温柔的力度,对方身上传来冰冷潮湿的感觉。

……就像是从冰柜里出来的,又像是破水而出的森蚺。

对方双手环在他胸前,有冰冷的水滴下来,打湿了他的肩头,犹如冰冷玉质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却没有丝毫气流的流动:“吴邪,你要去哪。”

对方右手有着奇长的二指。

吴邪瞬间觉得毛骨悚然。

不等他有动作,身后的人抱着他向后一起沉进水里,水流从四面八方带着巨大的水压包围过来。

吴邪睁大眼睛,愕然发现深黑的水流其实是浓到极致的血水,铁腥味瞬间淹没了他。

身后的人再一次开口了,冰冷的声音里蕴含了藏得深深的温柔。

“吴邪。”轻轻的停顿,有着羽毛般的轻盈,“你哪也不能去。”

吴邪。

你,哪也不能去。

吴邪在这不停回荡的声音里惊醒,他深叹一口气,扶住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累。这是他最能直接感受到的感觉。他翻个身,伸手习惯性的想去抱旁边的人,却扑了空。

他一向连贯的思维难得出现短暂的中断,而穿过大开的落地窗的午夜微凉的风及时的抚慰了他混乱的情绪和思维,也把浅色的窗帘带起优美的弧度。

还不等他回过神,客厅里的电话猛然响了起来。

吴邪不耐烦的啧了声,抬头看见墙壁的电子钟显示着十二点整。

他起身走到客厅里去接起电话,电话接通了。

“喂?”

谁?

“是谁?有事吗?”

……

那边却没有人说话,甚至连车声、呼吸声都没有,形成了难堪的空白。

吴邪终于不耐烦起来,挂断了电话,而在挂断的刹那,他听见了话筒里传来的翅膀煽动时的气音。

他疲惫的走回卧室,躺在了空荡的双人床上。

这是闷油瓶失踪的第二天,他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

不知何时出现在床前的黑色细沙被霜色的月光照亮,泛着冷冷的青色。

tbc.


评论
热度(6)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