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酒

不要轻易fo我,我爬墙很快。

【瓶邪】末途㈡

我就知道没人看_(:_」∠)_但我还是来个第二弹_(:_」∠)_不是勤劳是有手稿_(:_」∠)_求留言啊QAQQQQQQQQQ


Ⅱ.

这栋公寓只有一边可以出去,另一半是被封死了的,因此,要出去就免不了和那两个追捕者打上照面。

张起灵无声地紧了紧手中的黑金古刀。

他并不愿意杀人,尽管他从来不会因为杀人而愧疚,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

其实很多的叛逃的人形机械都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是人类只会不余遗力地捕杀机械或者回收『重造』,把他们重新化成金属水。

这些弱小的人类有一种怪诞的高高在上的疯狂控制欲。张起灵想。明明一边探索空间妄图找到和自己类似的高等生物,一边又坚持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机械大肆杀伐。

这栋被废弃的公寓一共六层,几十个房间里顶多只有五个住户,楼道的声控灯坏了很久,不会有人修,因为鲜有人走动,楼道上落了一层薄灰,连楼梯上的铁制扶手都已经生了猩红的铁锈,轻轻一碰就大片大片的落到地上。

张起灵安静的呼吸着冰冷干涩的空气。

尽管他早已经听到楼下传来越来越大的脚步声。

他仍旧没有停下脚步,甚至连下楼时脚步的频率和轻重都没有改变过。

他看到了那两个追捕者。

他略略压低头,从他们身边缓缓走过。

如果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他就可以顺利的下楼,成功的摆脱他们,随便着两个追捕者去哪里送死 。

但也只是如果。

张起灵看着眼前拦住自己的说自己叫文迪斯的年轻的追捕者想,人类有时候过于敏锐的观察力也并非什么好事,没准会让自己更快的上天堂。

“——所以先生,能麻烦您来做个测试吗?一个小小的测试,”文迪斯露出几分讨好意味的廉价笑容,挡住张起灵的去路,指指年纪稍大一点的追捕者说,“那家伙是康普顿,他来测试。”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总是如此沉默,但他的语言系统并没有什么问题,就如同他其他的系统一样完美。

张起灵注意到这两个追捕者并没有确定他就是机械,因此没有特别防备他。

破绽。

张起灵动了。

他迅速的贴近文迪斯,手中漆黑的黑金古刀在昏暗的楼梯间无声地挥了出去,犹如一道收割生命的暗光,刀刃锋利而精准的划开了文迪斯的喉咙,在鲜血喷涌而出和康普顿拔枪的瞬间伏低身子,靠后的右脚猛然发力,在贴近对方的零点几秒内毫无犹豫的再次挥刀。

整场屠杀不到十秒。

两具尚且还有着温度的尸体倒在楼梯上,他们的鲜血和之前的那个女性人形机械一样的浸透了灰尘,凝成诡异的暗色。

张起灵收起了黑金古刀,径自下了楼。

他依旧是那么不疾不徐,犹如深深深深的古井般波澜不惊。

尸体就算扔在那里也无所谓。在这个被战争毁了一半的城市里,死亡就像吃饭一样常见,楼梯上多了两具尸体根本没什么,无论是在活人亦或机械的眼里,只是多了两堆垃圾,也不会有人收拾,顶多被绊住踢两脚,或者被警局发现,鉴定是谁杀死后赏金翻倍而已。

长久的战争——知道今天仍未结束,不过是在变换着战场罢了——让战场附近的人们的道德几乎崩坏。也许要不了多久,测试就根本不准了。

这里已经不能待了。张起灵在破碎的水泥和砖石之间游走,寻找着另一个可以暂住的地方。他不能去另外半边没有废弃的城市,那里鱼龙混杂,很危险。

突然张起灵停了下来。

以他优良的目力,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在废墟里缓慢行走的人,并没有半分的焦虑色彩,十分的悠闲。

张起灵注意到他并不是因为对方那种在逛自家后院的悠闲,而是看见那个修长的背影时蹿起的,难以言喻的『体验』。

他也是第一次做出了非理智的判断。

他知道对方没有发现自己。

他无声无息的跟了上去。

tbc.


评论(8)
热度(9)

© 三分酒 | Powered by LOFTER